布林德,戴着心脏除颤器踢世界杯的人

  世界杯上总少不了荷兰足球的名场面。

  8年前范佩西用一个俯身冲顶破门演绎了“飞翔的荷兰人”;在卡塔尔,小布林德进球后和父亲击掌庆祝,又被中国球迷写成了“我和我的助教父亲”的段子。

  其实,这两个经典画面的主人公,都是布林德——8年前,正是他后场精准制导,成就了范佩西那个绝妙进球。

  这一次,布林德这个戴着心脏除颤器的男人,成为了真正的主角。

布林德在比赛中贡献一助攻一进球。

  边翼卫包办进球助攻

  对阵荷兰的比赛,右翼卫邓弗里斯先助攻德佩首开纪录;上半场结束前,邓弗里斯用相同的倒三角战术助攻后插上的布林德将比分扩大为2-0。

  在卡塔尔扳回一球后才3分钟,左翼卫布林德精准传中找到了后点的邓弗里斯,后者推射就此锁定胜局。

  同一场比赛中,打边翼卫的两名球员互相助攻同时进球,这一幕相当少见,“我们今天很好地执行了作战计划,我不知道之前是否有过两名边翼卫互相助攻进球的情况,我们的阵型非常紧凑,美国队的中卫疲于应对。”

面对德斯特的防守,布林德送出助攻。

  布林德对于自己和球队表现非常满意,“我希望我们能够继续保持,再赢三场,如果能够做到,那结果将会非常棒。”

  数据统计显示,布林德传球总次数(成功次数):35(27),成功率为77%,长传球次数(成功次数):5(3),突破次数(成功次数):2(1),地面对抗总次数(成功次数):10(8),空中对抗总次数(成功次数):3(1),解围:2;封堵射门:1;拦截:1;抢断:7。

  虽然布林德已经32岁,但他依然经常前插到对方禁区,小组赛期间他就几次在禁区中完成了包抄,只可惜没能形成进球。

  本场比赛美国队完全疏忽了对荷兰倒三角战术的防守,布林德甚至用自己非主力脚的右脚完成了破门。

  布林德还回击了近期外界对球队的批评,“让我们高兴起来吧,只要我们赢了,批评对我来说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布林德和父亲在场边庆祝进球。

  我的教练父亲

  进球后,布林德跑向场边,与早已从替补席起身欢呼的父亲拥抱庆祝,享受这一属于他们父子的荣耀。

  事实上,从布林德出道开始,中国球迷和媒体都习惯称他为小布林德,因为他的父亲丹尼·布林德一样拥有一段辉煌的球员生涯。

  司职中后卫的老布林德曾随阿贾克斯队获得包括欧冠冠军在内的多项荣誉,是荷兰足球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的传奇人物。

  老布林德现在担任荷兰队助教,因此社交媒体上有人戏称这一幕是“我和我的助教父亲”。

  父子俩其实早在2015年就开始在荷兰队共事,只是老布林德在国家队主教练岗位上似乎缺少足够的能力,未能带队进入2016年欧洲杯决赛圈。

  荷兰足协给了他继续带队打2018年世预赛的机会,但老布林德同样无力回天……开局战绩糟糕后被解雇,荷兰队也未能完成逆袭,无缘俄罗斯世界杯。

布林德和队友庆祝胜利。

  范加尔去年8月接手荷兰队教鞭后,立即召回昔日在阿贾克斯队的弟子老布林德担任助教,这也成就了布林德父子在世界杯舞台上拥抱这一名场面。 

  “在球场上我更像我父亲,冷静并且善于思考。但在球场下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可能更像我的母亲。她表达自己想法的方式非常直接,我也是如此,有的时候我说话会不经过大脑。”

  布林德说自己以他的父亲为骄傲,“我父亲赢得欧冠冠军的时候我只有5岁。我已经不记得当时是否看过那场比赛的直播,但长大之后我看过很多次那场比赛的录像,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做到这一点。”

  “有这样一位父亲,我很骄傲。能继承这样一个姓氏,我无比自豪。”

  对于两人在国家队共事的经历,他也并不回避,“有时候,我喜欢和队友说‘如果他走近了,我不会叫他教练,而是叫他爸爸’,我的队友们一定认为这很有趣。”

  至于范加尔,小布林德可以说是老帅的绝对爱将。

  2014年世界杯时布林德就是主力,世界杯后范加尔把他带到了老特拉福德,“我想在我小时候去看父亲的训练时一定见过范加尔,但我对那时的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当范加尔教导我的时候,我觉得他当时教导父亲也是用相同的建议。”

布林德曾在球场晕厥。

  带着除颤器战斗的男人

  当然,仅凭父子同台,小布林德的故事或许还没有那么传奇。

  一年前的欧洲杯,全世界球迷都在为突然倒地的丹麦中场埃里克森祈祷,最终埃里克森战胜了死神,带着心脏除颤器重回球场。但在埃里克森之前,布林德几乎上演了相同的故事。

  2019年12月11日,欧冠联赛阿贾克斯和瓦伦西亚的比赛中,布林德在无对抗的情况下眩晕倒地,随后被诊断为心肌炎。

  10天之后,他决定在体内植入心律转复除颤器。

  2020年初,布林德正式回归球场,至今依然在戴着除颤器的情况下坚持踢球。但之后发生了更揪心的一幕,2020年8月27日与柏林赫塔的热身赛中,布林德因为心脏除颤器的问题痛苦不已再度倒地……

  赛后据报道,出现这一情况的原因是布林德植入的除颤器在比赛过程中突然启动,强烈的刺激让布林德的心脏剧痛不已。

  幸运的是,布林德经过紧急治疗后转危为安。

布林德鼓励埃里克森。

  一年后的欧洲杯,当他看到埃里克森在场上发生的那一切后,布林德想起了过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往事,甚至想到了放弃出战,但最终他还是勇敢走上了赛场,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为埃里克森鼓劲。

  随后,埃里克森选择去阿贾克斯进行康复训练,不仅仅是因为那里是自己曾经的老东家,还因为和他有相同经历的布林德也在阿贾克斯踢球。

  “人们说我应该退役,他们告诉我,‘你已经挣了足够多的钱,停下吧’,但是我踢足球并不是为了金钱、名望或者荣誉。”

布林德展示了自己的心脏除颤器。

  世界杯前,布林德发布了自己最新的纪录片,他讲述了他作为一名有心脏问题的足球运动员的生活,并展示了自己的心脏除颤器。

  对于为何要重返绿茵场,布林德如此说道,“我踢球是因为足球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最大的乐趣,这能够让我忘了一切。”

责任编辑:祝加贝